绿色生活﹕橡树塌桠杀人 寻根究柢谁之责任

绿色生活﹕橡树塌桠杀人 寻根究柢谁之责任 秀茂坪顺利邨橡树塌桠事件,意外成因仍在调查。(资料图片)绿色生活﹕橡树塌桠杀人 寻根究柢谁之责任 (明报製图)绿色生活﹕橡树塌桠杀人 寻根究柢谁之责任 詹志勇(受访者提供)绿色生活﹕橡树塌桠杀人 寻根究柢谁之责任 梁永强(受访者提供)绿色生活﹕橡树塌桠杀人 寻根究柢谁之责任 香港多处植树的泥土压得过紧,而且含有大量沙石。(受访者提供)绿色生活﹕橡树塌桠杀人 寻根究柢谁之责任 市区偶见大树根部延伸的空间不足,增加倒塌机会。(受访者提供)绿色生活﹕橡树塌桠杀人 寻根究柢谁之责任 绿色生活﹕橡树塌桠杀人 寻根究柢谁之责任 绿色生活﹕橡树塌桠杀人 寻根究柢谁之责任 绿色生活﹕橡树塌桠杀人 寻根究柢谁之责任 绿色生活﹕橡树塌桠杀人 寻根究柢谁之责任 绿色生活﹕橡树塌桠杀人 寻根究柢谁之责任

8月21日,秀茂坪顺利邨橡树塌桠,击中一名印佣,酿成夺命意外。多天过去,依然叫人惊魂未定。房屋署正详细调查原因,预计本周会有初步结果。在官方公布消息之前,我们请来了树木专家分析酿成意外可能的因由,从最初的规划、后来的护养到政府部门的分判制度,整理种种来龙去脉,希望善忘的城市人在震惊和悲恸过后,可以更懂得理树之道。管治者若能修正漏洞,从根源着手,让树木健康生长,以后或可避免此等悲剧再次发生。

掘个窿植树就算

秀茂坪顺利邨意外中,掉下枝干的印度橡树本性粗生,「树博士」詹志勇教授形容橡树坚壮而且生长力惊人,短时间内就能长至二三十米高。坚硕大树的枝干突然折断堕下,他认为问题首先应追溯至栽种的规划问题。他指出相关屋邨的树木规划责任未明,但全港多区的种树规划都会聘请顾问公司撰写报告,钱是花了,效果却不理想。「树有一半在地上,有一半在地下。」作为政府绿化总纲委员会顾问,他曾仔细检阅多份报告,批评香港树木规划则重选择优质树种,然而方向往往集中在找寻需要绿化的位置,在「窟窿」植入树木,欠缺对大树将来生长情况的远见,并没预计地下有没有足够面积让树根延展、散开,更忽略土壤质素。

「树已种,才让树艺师出现」

国际树木学会香港分部主席梁永强认为应参考外国做法,让树艺师参与早期城市规划,与园境师和城市规划师按各自专业,一同为城市树木规划,「例如种什幺品种,以什幺方式,树木需要相隔多远距离,什幺环境适合种植。」并在过程中为树木往后生长状况作长远打算。「当树已经种下了,才让树艺师出现。很多问题已经很难改变。」就如是次涉事树木,「当树木已经长成那幺大棵 ,前面有巴士站,后面又是泊车位置,无法扩大种植空间,只能小修小补」。他指出目前政府体系不存在树艺师的职系,变相在城市规划时依赖园境师给予意见。

泥土多沙石 有机质少得可怜

滋养成长的泥土也是树木健康状况的关键,詹志勇持续研究城市土壤,在全港多个种有树木的公园和路边收集样本,发现八成样本中,逾八成成分都是沙石,「可以说是差到极。太多的粗沙和石仔,没法提供和保存泥土养分,亦影响疏水和疏气」。而且大部分泥土压得太紧,令树木根部不能延展生长。

此外,他指出泥土中主要养分「有机质」如氮和磷亦少得可怜,路边採集的土壤更发现大量重金属。他批评政府护养树木失责,「每逢颱风,倒下的树都有数千棵,最高纪录更有八千棵」。他狠责政府态度放任,犹如让颱风把弱树自然淘汰。

护养过程 树艺师应参与

梁永强慨叹政府部门让树艺师的工作集中在树木风险评估,在树木出现风险时才提出补救建议,就像「头晕身㷫」才看医生,更理想的做法,应让树艺师在护养过程上参与更多,「比如发现病虫时应该如何照顾树木,如何施肥让树木在合适时候开花而且不受虫害」。他认为树木健康评估有如日常身体检查,给予树木全面照顾,若护养得宜,生病风险可大大减少。

分判制度价低者得

是次意外的导火线,詹志勇推断是树木受到真菌感染,树木出现大量大型伤口,是令真菌更易入侵的元兇。造成大量大型伤口的原因,他归咎政府外判树木管理「价低者得」的招标绳準,指承办公司为求更易中标,往往粗枝大叶地大肆修剪大树枝,减省处理每棵树的时间,节省成本。

顺利邨的涉事树木由房屋署负责管理及保养,房署回覆指投标分别考虑相关技术要求及价钱,技术要求包括投标者在树艺行业的相关工作经验,以及所提供的树艺师资历,强调必须首先符合技术要求,才会考虑其投标价钱。梁永强同意房署在招标制度上比其他政府部门相对开明,技术和价钱以四六比例评分,比处理般咸道古树的路政署,以价钱作招标主要评分準则为佳。然而,他指出分判制度仍然潜在私相授受的漏洞。

剪大树枝与斩树 计钱不同

目前政府部门辖下的树木维护工作分开两部分:首先由树木风险评估承办商的树艺师检查树木并撰写报告,再交由树木风险评估承办商的攀树师根据报告修剪。梁永强指出若写报告和修剪树木由同一个承办商负责,如路政署做法,就会出现诱因驱使树艺公司在撰写报告时,提出让其获得更多利益的处理方式,「写剪大树枝还是写斩树能赚更多,视乎合约上计钱的方法」。他认为最理想方式是将两项工作分判予不同承办商,避免利益冲突。

就以上问题,房署书面回覆指两张合约分开招标,投标以双轨投标程序进行,两者不可由同一家承办商负责。然而,有媒体查册揭发涉事的城市绿化有限公司董事徐振雄,与骏景园艺有限公司董事梁婉仪同于时富国际兴业有限公司任职董事,该公司的注册资料上两人报称的住址相同,显示二人关係密切。对于两间公司在是次年度检查前,有否就该树提交报告及进行修剪,截稿前尚未得到房署回应,当中有否涉及利益输送、造成大型伤口导致真菌感染的责任成疑。

表格评分欠全面

现行树木风险评估中,承办商在检查过后,必须至少向政府部门提交Form 1(树群检查表格),记录树群风险。若树艺师检查过程中发现树木出现特别问题,或者有关树木属于脆弱品种或具相当粗度,就必须提交Form 2(树木风险评估表格)。「例如这次顺利邨的个案,那棵树在狭窄的环境生长,会否因为根部抓不紧泥土,造成倒塌风险,Form 1看不到,要靠Form 2。」梁永强说。

房署回覆解释,承办商曾对涉事树木进行个别树木风险评估,记者再向当局索取相关表格,却遭拒绝。梁永强指出即使该树完成Form 2,表格设计在反映树木实际问题和风险上亦未及全面。表格要求就树木、树枝的倒下或堕下风险、树的粗度、该範围的人流三个元素以加分法评分,忽略了对实际环境中砸伤途人的机会和程度评估,而分数以十二分为满分,分布太窄,易有偏差。经过谘询,树木办年初下令各部门试行经改良的新表格,新版本以矩阵(matrix)比对方式取代计分制,亦加入了倒塌后果的严重性作为评估因素,梁永强批评推行进度缓慢,若及早试行,或可更準确评估状况,避免是次意外。

他认为香港缺乏本地注册树艺师制度,批评现时制度畸形,政府将单凭修毕各地相关课程因而获得某些协会的会员资格,等同树艺师资格,做法特殊,指若未经临场评估训练,或影响判断风险的準确性。此外,树艺师与攀树师分家亦于世界鲜见,「懂得写报告的可能不太了解怎样修剪树,写报告时或不够全面;剪树的没有很强的树艺概念,未必剪得好,因报告的修剪建议是平面图,要靠攀树师临场理解树艺师的想法。大型修剪,树艺师才会到场。」

检查、複检,再複检谁疏忽?

就意外始末,房署回覆记者询问指出,该树1月由城市绿化有限公司完成年度树木风险评估,其中曾对涉事的印度橡树进行个别评估,当时状况正常。及后于5月下旬,按发展局指引由另一间树木风险评估承办商剑飞绿化有限公司现场複检,报告指出其中三棵树木,包括涉事的印度橡树需要再複检。城市绿化有限公司6月再度複检后,7月提出相关的修订风险缓减工作建议,却未发现有需要即时跟进的问题,房屋署在8月6日指示骏景园艺有限公司在8月24日前修剪树冠及枯枝,而意外发生于限期前三天。

梁永强认为房署回覆明显避谈部门的责任,叫人联想责任必然属于三间公司的疏忽遗漏或处理怠慢,「但不论第一次检查、另外一间承办商的複检,还是第二次的再度複检,三个过程都一定有房署人员看过报告。」他指即使承办商疏忽,没为意树枝有即时危险,作为树木管有者的部门,始终责无旁贷。「会否因为只有三数名职员,人手不够所以看漏了?有可能的。」就房署管理树木的职员人数,发展局回覆解释,在综合管理模式下,不同部门各自负责管理其土地及设施範围内的树木,包括日常巡查和适时护养,而树木办则负责整体统筹及协调。截至,房署管理101,700棵树,负责树木管理有41人,相等于每名职员负责2480棵,人手明显不足。梁永强促请政府在内部架构裏增设树艺师职系,指树木办自今年起取消聘请具相关资历的合约员工,反而从各部门借调人手,完事后归还,相关员工没有持续进修树木专业的诱因,认为要提供晋升阶梯,才有助培养专业人才,有利长远树木管理。

文//潘晓彤图//资料图片、受访者提供编辑//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